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回望历史】抗日战争期间 日军曾11次轰炸开远

0
回复
2575
查看
[复制链接]
     
来源: 2014-9-8 17:21:19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曹云昆讲述日机轰炸开远历史
曾被日机炸毁的小龙潭铁路桥
抗战胜利后修建的小龙潭铁路桥
   新广网讯(记者 罗宏伟)1945年9月2日,日本政府代表签署无条件投降书后,以中美英苏为首的战胜国代表相继签字,见证了日本法西斯的最终覆灭,见证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正式结束。今年2月,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通过决定,以立法方式将9月3日确定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意味着历史事实不容篡改和歪曲。在今年“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前夕,88岁的曹云昆老人讲述了“二战”中他在开远亲历的故事。
  1940年,日军先后6次轰炸开远城区的无辜群众,“要不是命大躲过了炸弹,早就被炸死了!”今年88岁、居住在开远朋阳敬老中心的曹云昆,说起目睹开远被日军轰炸的经历,他称犹如昨日的一场噩梦,不堪回首。他的经历被在开远文物管理所工作多年的儿子曹定安作为重要参考编入《开远史话》、《开远文物志》等书籍。
  国仇家恨,爷俩用讲述、著书的方式,共同记录下开远被日本侵略者狂轰滥炸、我中华儿女英勇抵抗的血泪史。

半年:
日机6次轰炸开远
  说起日军飞机轰炸开远时的情境,曹云昆直了直腰,有些坐不住了,还提高了嗓门。“日军第一次轰炸开远城区,派了27架飞机,炸毁数百间房屋、炸伤炸死不少无辜群众,太可恨了。”
  报警钟声响起,曹云昆与店老板立即冲出店铺,快速跑向城外房屋比较少的地方躲避。“日军的飞机呈三角队形,在开远上空转了一圈后,突然向铁路两侧民房丢炸弹。一波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后,飞机又在空中转了一圈后才飞走。”
  他们回到店铺后发现,周围被炸倒的房屋血光火海,一片哭喊声,变成废墟的街道旁是一幕幕悲惨境况。
  “我1926年出生的,那年我刚满14岁。”曹云昆说,他是四川铜梁县人,记事后随父母逃荒到昆明。1939年4月2日,经熟人介绍,他来开远一家商店当学徒工。
  曹云昆说,几天后,日本人的飞机又一次实施轰炸。“因为都是白天轰炸,可以看清飞机上的日本国旗。第二次日本人出动了9架飞机。”这一次预警钟和政府组织的预警炮声响起,大家躲避得迅速了一些,因此,第二次轰炸群众伤亡明显减少。“我后来听说,因为开远驻军在城南一座山上架起了机枪,所以日机就不敢随心所欲地低飞丢炸弹了。”
  在曹云昆的记忆中,日机先后对开远城区实施了6次轰炸。而他都非常幸运地躲过了每一次劫难。“有时向东门外跑,有时向西山上跑。只要听到报警钟响,大家就以最快的速度跑离城区。”他说,整整半年的时间,开远城区群众都人心惶惶、梦魇缠身。
  史料记载,1940年前半年,开远城区、城郊被日机轰炸多次,炸死64人、炸伤46人,炸毁房屋405间,炸死耕牛10头,炸毁庄稼无数,人员、财产损失巨大。

一年:
日机669架次轰炸滇越铁路
  没读过几年书的曹云昆,在店铺里当学徒工时,因为好学,很受师傅喜爱。他直至后来走上工作岗位再到退休,都喜欢看书看报。
  “这段时间,我在写自己的人生经历,等写得差不多了,叫儿子曹定安帮忙整理。”
  曹定安说,像他父亲这个年龄并且见证日军轰炸开远城的人已不太多了。
  就开远抗日期间的历史,曹定安曾做过多方调查取证。曹定安介绍说,开远抗日要从1937年7月7日说起。卢沟桥事变爆发后,上海、广州等沿海重要口岸相继沦陷,滇越铁路成为我国当时唯一一条与世界反法西斯同盟国相联系的国际运输线。1940年日军占领越南,为阻止日军沿滇越铁路进犯云南,国民政府下令炸毁河口的中越铁路大桥,拆除碧色寨至河口间170多公里的铁路。但是,碧色寨至昆明的铁路仍保持畅通,源源不断地将抗日物资运往抗日前线。日军担心我方有军备物资沿铁路从昆明运往蒙自碧色寨,于是就开始对昆碧段铁路进行轰炸。
  仅1940年,日军就先后出动52批次669架次轰炸机对滇越铁路及相关地区进行轰炸,炸毁铁路沿线站房、水塔、宿舍无数。据统计,仅开远就先后遭到日机轰炸11次,其中,小龙潭铁路桥被轰炸5次,开远南桥水电厂被轰炸2次。

抗战:
联合抗日直到胜利
  “后来因为有了美军支援,日军也不敢再轰炸城区了。”曹云昆说,日军不仅轰炸蒙自、开远的铁路,而且还对昆明附近的铁路进行了轰炸。这时,美军联络处就驻扎在开远火车站及三台寺等地。为防日机偷袭,美国第十四航空队(改编“飞虎队”后的美国空军)为控制滇南的制空权、遏制日军的轰炸,也派飞机、防空高射机枪抵抗。“日机还被打掉过,后来日机就不敢来了。”
  史料记载,为保护铁路,国民政府按照中法会议制定了《云南铁路章程》,明确:“中国与他国失和,遇到战事,孰听中国调度。”并成立了滇越铁路线区司令部,还通知法国,凡有关军事、物资运输、铁路抢修,均应由司令部安排,否则以违反抗战论罪。
  曹定安介绍,有史料记载,开远城区抗日怒火随“九一八”事变燃起。当年,开远就成立了“阿迷抗日救国会”、“开远抗敌后援会”,铁路工人成立了“滇越铁路区抗日救国总会”等,这些社团纷纷举旗亮帜、活跃城乡。1928年8月,中共阿迷党支部在阿迷火车站秘密成立,刘林元书记积极开展“停止内战、一致抗日”的宣传活动。1936年8月,中共发表的《抗日救国告全体同胞书》传到了云南,于是,母让儿从军、妻送夫报国、富商捐款等风起云涌。面对国土沦丧、同胞遭辱,开远学生向政府提出:“一边读书,一边锻炼杀敌本领。”获批为第一支“义勇军”,并发枪训练。1940年,首次被日机轰炸后,开远城区设立了几个预警点,预警方式从之前的城门钟声到后来的挂红灯笼、放土炮示警等。
  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的消息传来,开远人民欢天喜地,举行了大规模的抗战胜利庆祝活动。同年9月2日至3日,时任云南省主席兼第一方面军司令员卢汉,携部队与前来洽降的日军代表举行了签字仪式。1948年秋,开远驻军和当局筹资建盖了一座砖木结构的六角受降亭,亭上悬挂着卢汉题写的“开远受降亭”黑底金字匾。
  今天,建于开远城西北石碑坊村的简易机场早已还耕于民,“开远受降亭”也被拆除。可是,虽硝烟散尽,但经过战争洗礼的小龙潭铁路大桥仍傲立于南盘江之上,已变成文物;静静地沉睡在老灰坡山顶的高射机枪阵地遗址俯瞰着一老一新的小龙潭铁路桥和老桥头孤零零的碉堡,像一位老人诉说着硝烟弥漫的抗日往事。
  69年过去了,如今生活在“幸福之城”的开远人民将永远铭记这段被侵略的屈辱史。

相关标签: 开远历史战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